章天亮:东西方历史的惊人巧合

——自媒体“天亮时分”之“史海扬帆”第一集 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的史海扬帆栏目,我是章天亮。 1、栏目安排 我先介绍一下关于这个子栏目的打算。目前我想在这个子栏目下开两个系列。第一个系列就是“简明中国通史十分钟”系列。因为现代的人时间都很紧张,注意力能够集中的时间也短,我想用一种层层推进的方法来讲中国通史。简单地说,这个系列分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先用10到15分钟讲一下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大框架。然后进入第二个层次:用10到15分钟的时间讲每个朝代,比如大唐的综述15分钟,大宋的综述15分钟。等把所有朝代都讲一遍之后,就进入第三个层次:用10到15分钟讲述每个朝代的重要事件。比如用15分钟讲贞观之治,15分钟讲武则天登基,15分钟讲安史之乱。第四个层次就更加细了,比如安史之乱里,我们可能花10到15分钟讲一下大唐兵制的变化,或者10到15分钟讲一下睢阳之围;10到15分钟讲一下郭子仪这个人等等。我的考虑是这样不同的观众朋友可以各取所需,根据您的时间和兴趣决定听到那一层为止。所以,第一个系列是10到15分钟的通史系列。 第二个系列是近现代史和当代史的内容。这个系列现在我还没有打算系统的按事件顺序去讲,而只是讲一些重要的事件。今年,也就是2019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六十年前的1959年,达赖喇嘛从西藏出走,这一年还召开了庐山会议,导致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五十年前的1969年,中共九大召开,林彪被指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这一年还有中印战争;四十年前的1979年,正是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爆发了中国和越南的战争,这个战争的背景是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三十年前的1989年,就是六四大屠杀;二十年前的1999年,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一直持续到现在。这些当代史,我希望能讲的尽量脉络清楚和详实,但史料太多也太庞杂,以我一人之力,最后可能也就是叙述一个框架。但对于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了解我们这个时代有深远历史影响的大事,我觉得还是很有意义的。 2、历史是民族的记忆 读史和讲史,对我来说一件非常有趣味的事。历史非常有吸引力。我认为几乎每个人都对历史感兴趣。有的人说我就没兴趣,但我觉得那只是你还没有认识到其实你对历史是很感兴趣的。比如朋友之间见面打招呼,可能就会问“嗨,最近过得怎么样?”这个最近过得怎么样,就是在询问你的朋友他的人生历史。再比如说,你去找工作,老板可能就会要看你的履历表,这就是你个人的历史,或者问你有多少年相关领域的工作经验。为什么要问工作经验的问题呢?因为你在工作中会积累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也是你在专业领域的成长过程。你的经验越丰富,可能就会越胜任你面试的这个职位。那么人类在几千年的文明中,也积累了很多极为宝贵的经验,对自然的认识,对人类本身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等等,这些经验都写在历史中。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历史就是这个民族的记忆,也凝结着这个民族的智慧。我记得我2000年的时候曾经去伊拉克出差,去巴格达郊外参观巴比伦城。我当时心里就很感慨。一个文明古国,就这样灰飞烟灭了。也许现在的伊拉克人还是过去巴比伦人或者苏美人的后裔,但他们和自己悠久的历史完全隔断了。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很可怕、至少是很可悲的事。 提到中国的历史,大家都会说中国的历史很悠久。其实更准确地说,是中国的历史记载很悠久,就象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埃及人的历史可能比中国还长,但是他们的历史是中断的。而只有中国留下了五千年不间断的信史记载。 在信史记载以前,就是神话传说的时代。今天作为绪论,我只是提出一些问题。其实这些问题,在我以前的演讲、文章或者访谈中,我也给出过答案。但作为从头看起的观众,我们还是先罗列一些值得思考的现象。 3、从小概率事件说起 历史中有很多很耐人寻味的现象。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讲一个故事。 在北宋仁宗年间,在越南和广西交界的地方发生了侬智高的叛乱。仁宗命令狄青去平叛。狄青当时在发动攻击以前,为了鼓舞士气,做了一件事。他看到南方有崇拜鬼神的风俗,便心生一计:他率官兵刚出桂林之南,就拜神祈佑。只见他拿出一百个制钱,口中念念有词:“此次用兵胜负难以预料,若能制敌,请神灵使钱面全都朝上!”左右官员对此感到茫然,担心弄不好反会影响士气,都劝狄青不必这么做。而狄青却不加理睬,在全军众目睽睽之下,一挥手,一百个制钱全撒到地面。大家凑近一看,一百个钱面全部朝上。官兵见神灵保佑,雀跃欢呼,声震林野,士气大振。狄青当即命左右侍从,拿来一百根铁钉,把制钱原地不动地钉在地上,盖上青布,还亲手把它封好,说:“待胜利归来,再收回制钱。” 狄青平定了邕州,带领胜利之师北还,如约到掷钱处取制钱。僚属们将钱起出一看,原来这一百个制钱两面都是钱面,大家才知道这只是一计。这个故事后来被《三十六计》一书的作者收入卷中,作为第二十七计“假痴不癫”的注脚战例。 我讲这个故事,其实是为了说一个概率的问题。如果说100个制钱,全部全面朝上,我们稍微计算一下就知道,概率是2的100次方分之一。大概是100万亿亿亿分之一。如果你当时在现场,你很有可能就会猜测,这100个制钱肯定有问题。也就是说,肯定有人动过手脚,钱的两面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一般人都认为小概率事件,如果发生,通常不是随机事件,而是背后有人在操控。 4、东西方历史发展中的“巧合” 但是你看历史呢?就有很多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我随便罗列一些。 历史上有一个现象,就是当东方发生一件大事的时候,西方几乎在那前后也会发生一件类似的事情。也就是说,很多事情的发生是全球性的。当然象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你可以说那是因为人类有了全球的商贸往来,和为了重建世界的秩序和格局。但是在古代,当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隔着高山荒漠或者大海,竟然也会有这种现象的出现,而且是屡屡出现。 比如说,在2500年前,人类社会出现了一些伟大的觉者、先知和圣人。在中国出现了老子和孔子,和他们同时出世的是释迦牟尼,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出生稍晚,也只比孔子晚了大约70年。那么《圣经》的《旧约全书》也是在这个时候完成的。 这个时代,这些伟大的思想家,为人类留下了不朽的经典。老子留下了《道德经》,孔子撰写和整理了儒家的六经,释迦牟尼传了佛法,苏格拉底留下了奠定古希腊文明的对话录等,《旧约全书》则是基督-犹太教文明的基石。也就是人类几大文明都是在这个时候由这些觉者或者经典所定型的。西方人称这个时代为轴心时代,也就是几大文明的轴心思想的奠定。中国人则称之为元典时代。为什么这些奠基几大文明的思想家,几乎同时降生,这是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呢? 从春秋末期到战国,中国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老子、孔子、孟子、墨子、韩非子、庄子、荀子,还有纵横家的人物等等,古希腊则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等。中国军事家辈出,孙武留下了孙子兵法,波斯则是军事天才居鲁士征服无数国家,建立了庞大的波斯帝国。在战国孙膑和吴起的时代,则是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崛起的时候。 中国秦始皇统一的前后,是印度次大陆上阿育王统一的时候。汉代扩张领土的时候,也是罗马帝国扩张领土的时候。耶稣出世的时代,正是佛教传入中国的时代。西罗马遭遇北方蛮族入侵的时候,正是中国五胡乱华的时候。郑和下西洋比欧洲的大航海只早一点点。欧洲文艺复兴的时有很多伟大的画家、小说家、剧作家,中国则是宋元文人画的兴起、元代戏曲的发达以及长篇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成书的时候等等。 这样的事情,我们还可以一直罗列下去。这样的事情,也很难用碰巧来形容。 5、来源·教训·希望 我觉得最无法用巧合来形容的,就是不同民族的三个共同记忆。我称之为来源·教训·希望。 全世界不管有多少民族,他们的文化不一样、语言不一样,甚至中间隔着高山、大漠、海洋,但是不同的民族,他们有三个共同的传说或者是特点,第一个就是关于泥土造人的传说,中国人讲女娲用泥土造人,西方讲上帝用泥土造人,其实这只是大家知道的比较普及性的知识,但是其实不同的少数民族,哪怕是在非洲、在南美、在澳洲都有这样的一个传说,就是泥土造人的传说,这是不同民族的一个共同记忆。 第二个就是这个关于一场大洪水的记忆。中国人讲大禹治水,《圣经》中讲诺亚方舟,按照希伯来日历的推算,当时诺亚方舟,就是发大洪水那个时间,是在中国尧帝在世的时候,如果你要看中国的史书记载,就是讲尧帝的时候洪水滔天,就是那一次大洪水,那次大洪水是一个波及全球的大洪水。学者们当时在世界各地就找不同的民族对那场大洪水的记忆,象古巴比伦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玛雅的圣书、墨西哥人、希腊人的记载等,一共找到了270个,就是不同的民族,他们都有一场对大洪水的记忆。 第三个,就是不同的民族他们都有的第三个共同特点,就是等待神的归来。像《圣经》中讲的末日审判,还有佛经中讲的,优昙婆罗花开的时候是转轮圣王再回来的时候;玛雅人讲说13颗水晶头骨聚齐的时候,是神再归来的时候;犹太教中讲,以色列复国是末日审判的前夜。很多不同的民族他们都留下这么一个传说,说有一天神还会回来。 如果你看这三个共同记忆,那就很难用巧合来解释。至少泥土造人的传说你就解释不了。为什么呢?达尔文认为人是进化来的,所谓的唯物主义也采用这一观点,关于这一观点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也是用概率分析的方法。马克思主义认为是劳动创造了语言、创造了文字和文明。那么泥土造人就被解释为,神话是人的想象,因为人吃五谷杂粮,这些都是地里长出来的,所以人就发展出一套泥土造人的神话来。但这种解释说不通,因为泥土造人的传说并不是农耕文明的独有现象。比如希腊,它就是海洋文明和商业文明,如果是劳动创造了语言和文化,那他们更应该认为神用海水造了人,但他们的传说确实普罗米修斯用土造了人。 再回到大洪水。这其实是对人类的教训。就象圣经中讲的,耶和华看到地上的人都败坏了,终日所想的都是恶,就发洪水毁灭天下。只有诺亚是个义人,所以上帝留下了他和家人。在不同民族的记忆中,大洪水都意味着文明的毁灭。所以我们看《圣经》的记载,只有诺亚的家人,还有不洁净的物种保留了一对儿,洁净的物种保留七对儿。但是中国的大洪水,留下了一个大禹治水的记载。文明继续绵延发展。这场大洪水之后,所有的民族的文明全都毁灭了!只有中国的文明留下来了,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幸运的问题,这显示出中国的文明是非常特殊的。当然这里还有很深的原因,我们将来再展开讨论。 我在前面讲狄青的故事,就是稍微有一点概率知识的人看到100个钱币全都正面朝上的时候,你知道肯定是有人对这些硬币动过手脚。那么我刚才列举的事例,那些东西方大事在时间上的巧合,其概率恐怕比100个钱币全部正面朝上更难。那为什么我们不去设想,历史的背后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有一个或者一群智慧的生命在操纵呢? 这里我先不下结论,先抛出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下一次节目再来探讨不同民族历史记载的一个共同特点。 感谢您收看天亮时分之史海扬帆。这个栏目的使命是——用古老的智慧和不朽的经典拨开现实的迷雾。如果您对我讲的内容有兴趣,请您订阅这个频道,按赞或者介绍给您的朋友,也欢迎大家在下面留言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隋唐盛世》和《两宋繁华》均已出版DVD。…

“天亮时分”YouTube频道正式开播

2019年4月3日,希望之声推出了由历史文化学者、飞天大学人文科学系副教授章天亮主持的“天亮时分”YouTube频道。 在第一集节目中,章教授介绍了“天亮时分”的品牌理念——“以古老的智慧和不朽的经典拨开现实的迷雾”。子栏目包括“政论天下”点评时事,“史海扬帆”讲述历史,“哲思心语”探讨智慧。 以下是第一集的讲稿。实际视频的演讲内容与讲稿略有出入。 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我是章天亮。“天亮时分”这个YouTube频道今天就正式播出了。 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中国大陆,2000年来美国留学,2007年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从来美国以后,我出版了一部17万字的自传性长篇小说《出尘》,还编剧并出品过一部93分钟的故事片《机缘》,大约发表过400到500篇关于历史、文化和政论性的文章,2011年的时候开始和新唐人电视台合作制作了大型讲史系列节目《笑谈风云》,现在已经出版了四部《东周列国》、《秦皇汉武》、《隋唐盛世》、《两宋繁华》。现在正在录制第五部《大明王朝》。每部的长度整理成文字大约在30万字左右。等到今年年底出版《大明王朝》后,整个这个《笑谈风云》基本上就涵盖了二十四史的主要事件和人物,算的上一部视频版的中国通史。我还写作和出版了一些其它书籍和电视评论,不再一一列举。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我个人的网站http://zhangtianliang.com 上去看。 我走入历史和文化研究、电影剧本创作以及发表时事评论这条路,其实都是被社会大环境一步步推着走的。 现在我们身处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媒体的形式和传播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互联网的出现,原来的社会秩序就在瓦解中在,这是一个深刻的问题,今天没有时间展开。 但每个人感同身受的就是信息的爆炸。不仅信息的数量之大前所未见,还有人们消费信息的方式和分析信息的方式也都在改变。过去的人可以静下心来读一本书,现代的人希望五分钟就能够把一本书的精华提取出来。这种浮躁的心态,使深刻的思考变得极为困难。 这就带来了第二个问题。现在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在提供海量的信息。那么如何处理这些信息就成了问题。所以出现了两个趋势,我开这个个人频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对这两个趋势做一些平衡或是抵制。 第一个趋势就是听从意见领袖,这里的意见不是dissidents就是我们原来所说的持有不同政见的人,而是opinion leader,就是他们的意见或者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就会变成大众的意见。但这些意见或看法本身的正确性和合理性在很多时候,都很成问题。那么在众多的意见领袖,或者网络大V们都在发表看法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成为的不是意见领袖,而是向普通的信息消费者们提供一种分析和思维的方法,让每个人自己从普世价值和常识出发,自己做出分析判断。也就是掌握了一种方法之后,自己主宰自己的意见。 我们刚才说两个趋势。第二个趋势,就是依靠计算机来筛选和分析信息啦。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手机上看到google或者facebook等给我们推送的新闻。他们在分析我们的喜好,决定我们看什么和不看什么新闻。那么我们真正需要了解的,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的信息,很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计算机过滤掉了。所以希望我在每集节目中提出的问题,能够让观众关注更加广泛的议题。 天亮时分现在包括三个子栏目:政论天下,史海扬帆和哲思心语。政论天下就是关注一些时事热点;史海扬帆是关注一些历史事件;哲思心语就是深度思考类的节目了。 我先说一下哲思心语。一般人看到这个名字,肯定会觉的为什么你提出这个听起来很高深的问题?不会把听众都赶走了吗?我想讲一个故事。爱因斯坦在成为著名的物理学家之前,他在瑞士的专利局做一个小职员。他坐公共汽车上班的时候,要经过伯尔尼市那座著名的大钟。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们看一座钟上面的时间,比如9点整,是因为九点整的时候指针所散射的光进入了我们的瞳孔,我们的大脑分辨这个图象而读出了时间。爱因斯坦就想,如果我和指针上散射的光同时以光速运动的话,那么从9点整这个时刻以后射出的光就永远不会追上我。也就是说,我将永远看到的,就是9点这一时刻所射出的光。换句话说,当我以光速运动的时候,时间停止了。这个时候,爱因斯坦意识到,实际上时间是和你运动的速度有关的,时间和空间都不是固定不变的。爱因斯坦说:那一刻他的头脑中起了一阵风暴,各种灵感纷至沓来。也就在这一年,爱因斯坦完成了他的狭义相对论。 我讲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呢?科学上许多重大的突破,实际上是哲学的突破。而哲学所研究的对象,包括人、社会乃至科学、艺术等,是这个世界的整体。说到“世界”,这是一个佛教词汇,所谓“世”就是“时间”的概念,“界”就是空间的概念。它和“宇宙”是一个意思,如果你要查字典,上下十方叫做“宇”,古往今来叫做“宙”,换句话说 ,“宇”是个空间概念,“宙”是个时间概念。所以世界也好,宇宙也好,讲的就是时空。而狭义相对论就是一种对时空的描述。 当爱因斯坦有了一个不同的时空观的时候,他也就有了不同的宇宙观或者世界观。他对时空观的突破,可以说是一种哲学上的突破。那么当然他就会在科学上有所建树了。 实际上中国古代的人都要学一点哲学,只要你读一点古代的经典,老子也好、孔子也好,从浅的层面说,你就在接触道家和儒家的哲学。即使有些人对道教的采药炼丹、长生久视不大相信,但他可能仍然对道家的哲学有兴趣。老子讲“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现代社会的教育,包括媒体的传播,充其量只能让人增加一些知识,其实随着教育和媒体的败坏,能否真的让人增加知识也很成问题了,但我们就姑且说它能让人增加一些知识,但这只是在“为学”,达不到“为道”的程度。所谓“为道”追求的是心灵境界的提升。我之所以想有这个哲思心语的栏目,就是想探讨一些“为道”的问题。 共产党也有共产党的一套哲学,这套哲学所达到的目地,对于“为学”和“为道”都是南辕北辙的。这方面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分析它,将来会找机会好好探讨一下。 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国家,其行为都是从其世界观里派生出来的。也就是说,你真懂了一个人的哲学或者世界观,你也就基本上知道了他遇到什么情况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你真懂了共产党的哲学,你也就知道它在面对问题的时候会如何处理。 很多人在关注中美贸易战,关注贸易战的结果将如何引导中国的政局走向,甚至是否会结束一党专政。如果你要是纯从经济学的角度,GDP啊、失业率啊、百姓收入啊、房地产泡沫啊等等去考察的话,你就永远都不会得到正确的结论。因为你没有触及到共产党的哲学层面。一些人认为经济的下滑会造成中共的统治危机,但中国经济最糟糕的是什么时候,就是三年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但大饥荒之后,国家是什么形势呢?毛泽东的威望空前高涨,当时中共中央发表九篇文章指责苏联出了修正主义等等。反而在政治上显示出中共空前的团结,这又是为什么?从哲学的层面很容易理解,这种反常现象其实并不反常,反而在共产党的哲学体系里,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 这个问题将来我们再专门找时间分析和讨论。如果你能够明白了共产党的哲学,你就会知道,即使中共贸易战失败,它可能的应对是什么?会不会造成中共的垮台。 从这里我们就要说“天亮时分”的另外两个子栏目了,一个是“史海扬帆”,一个是“政论天下”。当你懂得了哲学的时候,你再看历史和当前的时事,他们也只不过是哲学思想在具体事件上的反映。打个比方说,如果你知道了牛顿三大定律,所有的经典物理中关于力学和运动的问题,你都能解出来。也就是你知道了一个物体的初始运动状态,和受到了哪些力,你就很容易预见到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我记得2012年的时候,王立军跑到了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我在第一时间就预言薄熙来会出事,而且预见到他何时会被抓。当时网上无数的人都在分析为什么薄熙来不会出事的时候,我已经预言了周永康会被捕。这对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形成的“刑不上常委”的默契是根本的否定。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但2014年周永康真的被捕了。我没有任何中共内部的消息,但我连续做了二十次预言,都一一应验。我会把当时总结二十次预言的文章链接贴在下面。 其实做出那些预言并不难,因为在当时,习近平抓薄熙来和周永康是他的规定动作。他根本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但当他打破“刑不上常委”的共识的时候,他也就把他自己至于未来可能的危险中。十九大开会的时候,大家对习近平要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度很意外,也有很多人抨击他。但是如果你懂得共产党的哲学,你不但不会奇怪,而且你会知道习近平也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不管多大的骂名,他也得把这件事做了。因为这攸关他本人的生死,乃至他家人的生死问题。 无论是历史上发生的事,就是“史海扬帆”要讲的内容;还是现实中发生的事,就是“政论天下”要讲的内容,其实都是当事人的哲学在人世间的一种表象而已。就象是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物体在向不同的方向运动,但他们都符合牛顿三大定律一样,我们看到历史和现实中纷繁复杂的表现,上升到哲学层面看可能就非常简单。 当然我说简单,但又不简单。为什么呢?我们拿平面几何举个例子。平面几何的出发点就是欧几里得的几个公理,都非常简单,什么“两点之间能且只能做一条直线”等等。可是真拿一个几何题做的时候,你发现好像自己还是不懂。你需要做大量的习题、看大量的例题,才能最后掌握。 那么“天亮时分”下的“史海扬帆”和“政论天下”,就当是以古代和当代事件为例题。也就是把“哲思心语”中的内容,用历史和现实做一些阐发。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传统。《四库全书》中的经史子集,《经》和《史》经常不分开的,《经》就是儒家的哲学,《史》就是历史的记载。用历史来解说经典,是从孔子就开始做的了。孔子写的《春秋》就是编年史,也是对他自己思想的阐述。司马光写资治通鉴,也是用历史事件来解说儒家哲学。四库全书中的《子》部,那就是儒家以外的诸子的哲学,包括佛学。《集》部是增加阅读者的文采等。 当然哪怕对同样的哲学,每个人的领悟力不一样,最后分析的结果还是有差异,深度也不一样。我开这个频道,就是想提出一些在哲学层面的心得,再以历史和时事加以验证。当然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谁也不敢说自己说的就是绝对正确的。所以我所阐述的,完全都是个人观点。只是供和各位观众朋友探讨。 这就是这个栏目的开场白。如果您感兴趣的话,请在视频下面点击“订阅”,按“赞”,也欢迎大家留言互动。 这个栏目的使命是——用古老的智慧和不朽的经典拨开现实的迷雾,让我们共同期待“天亮时分” 谢谢。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隋唐盛世》和《两宋繁华》均已出版DVD。…

章天亮:金庸与险恶江湖

章天亮:金庸与险恶江湖 昨日接到一位媒体朋友的电话,告诉我金庸逝世的消息。我有感而发,谈了几句金庸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和他的文学成就。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风靡武侠和言情小说。那些言情小说我大概只读过一两本,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但金庸的书,除了他的最后一部武侠小说外,其它的我都读过,还读过很多他的政论、随笔和演讲稿。 我对金庸的了解,止于他的文字,对他本人则知之不多。但这两天陆续看到一些文章,似乎写武侠的金庸和停写武侠后金庸判若两人,这是一件让我着实吃惊的事。 金庸写的武侠小说,有着中国传统小说的一些特点。他自己也不讳言,他的叙事和构思受了很多唐代传奇小说的启发,其中很多奇幻的情节能够从古代的传奇和剑侠故事中找到一些踪迹。 他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把小说放到一个历史背景中去写,这样无疑增加了小说的真实性和可读性。中国古典名著也有这样的特点,《西游记》中的玄奘是真实人物;《水浒传》里很多人物都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历史记载比较简略;而象《三国演义》绝对忠于大的历史框架;《东周列国志》甚至基本就象正史。 对大的战争场面的把握,也是金庸的一个强项。最早这种描述大战的场景,当首推司马迁对巨鹿大战和垓下之围的描写。林庚在《中国文学史》中曾评价说,这种宏大的场景一直到《三国演义》才又有人能够驾驭和描绘。金庸也一定从这些名著中得到了很多滋养。 武侠之所以说是“侠”,自然就有一种惩恶扬善的侠义精神,也有李白在《侠客行》一诗中描述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淡泊名利的情怀。这是我看金庸小说中比较正面的价值。 他在1991年接受香港《壹周刊》访谈时,曾经说:“我从来都反对共产党主义制度,但现实是这样,不能说你希望它垮,它便垮台。……我相信在我的这一生应可看到共产党垮台。现在全中国已经没有什么人信共产主义了。连那些高官,甚至邓小平信不信也大成问题。” 黑木崖上魔教对东方不败的个人崇拜,和星宿派对丁春秋的滚滚谀词,都是金庸在描摹和讽刺共产党邪教对党魁的崇拜。他在2013年接受《纽约客》专访时说,他最后一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神龙教这个邪教,的确是指共产党。 上面所说的都属于金庸的正面,下面再说说金庸的另一面。 金庸在八十年代初会见邓小平,得到了邓小平的高度肯定,之后他成为了《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委员。在六四之前,李鹏宣布戒严令的当天,金庸辞去了基本法起草委员的职务,后又为六四开枪而伤心落泪。 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传出后,我曾想金庸或许应该是一个有缘人。在他的小说中,似乎他对佛道修炼都有研究。之后迫害开始,我也曾希望他能够了解迫害的真相。即使因他的身份,包括因在大陆的事业,他不方便说话,我也能够理解。 事实上,之前我也确实从未看到过他对这场迫害的态度。但以中共宣传之广,和法轮功弟子揭露中共谎言的力度之大,他不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以他《明报》创始人的身份,也一定会注意到法轮功学员所创办的媒体。相信他私下里,对这场镇压会表达过立场,只是我们不清楚其立场为何而已。 但今天一个媒体的朋友转给我两张图片,是他在修改自己武侠小说后的《后记》,其中提到了他和何祚庥这个迫害法轮功的主谋之间的一段对话。何祚庥自称金庸迷,但接着就从所谓“物理”的角度“指出”所谓武功内力纯属虚构,估计何祚庥顺势污蔑了一番法轮功。金庸自然客气一番,肯定了何祚庥从所谓“科学”角度对法轮功的批评(注:何祚庥曾不遗余力地论证量子力学如何符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精神,是个典型的伪科学家。但估计中共赏给何的“中科院院士”的头衔足够吓人,连金庸也上当受骗了)。 我至今不能肯定,这段话真是金庸所说,还是在大陆出版的时候别人加上去的。但无疑以金庸的影响力之大,这段白纸黑字的话,是极可能被中共拿来做文章的。 金庸毕竟是个小说家和媒体人,不可能在各个领域都是笔参造化、学究天人的专家。对于科学和政治,恐怕仍所知有限。金庸虽然在青年和中年时代十分反共,但他晚年受到中共统战,乃至被中共利用,也说明中共的伪善和圆滑远在最有想象力的小说之外。 金庸笔下的江湖虽然险恶,无论是神龙教、星宿派还是黑木崖,尚在金庸的驾驭范围之内。真正的邪教无出中共之右者,所以金庸也难免上当。被这样的邪教欺骗和利用,实在让我感到遗憾和可悲。看来,要真正识破中共的鬼蜮伎俩,还得多读几遍九评编辑部的《九评共产党》等系列书籍,才能在面对中共的时候百毒不侵。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119)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十一)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十一) ——历史大戏 上天自有安排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905.htm 【大纪元2018年02月02日讯】记者馨恬:章教授,您觉得美国现在的“左派”“右派”之争继续演化下去的话,结果会怎么样? 章天亮:世界上很多冲突的发生都是“理念”之争,就包括过去的宗教战争都是。到底是你说的对,还是别的宗教说的对,都是这种理念之争。其实现在美国的“左右”之争也是理念之争,就是在传统的价值观和所谓这种自由的背离传统的价值观,这两个之间的争斗。我其实对于结果从来都不太在意的,因为我觉得结果是掌握在神的手中,而不在人的手中。我比较在意的是在这样的一个历史的进程中,我作为一个媒体的特约嘉宾,或者是我作为一个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的学者,我是不是有勇气讲出我的话。如果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我没有勇气讲出我自己的话,那我会很后悔。 关键的时候,其实不管人怎么做,最后都是神在做,而不是人来做,最后能够把撒旦打败的,那一定是神。而且我相信这个结果是定下来的。关键是我们每个人在这期间的选择是怎么样的。所以说美国“左右之争”怎么样,这个结果我觉得如果再过100年,我只是随便这么说一下,再过100年、再过200年,等对人的考验过去之后,人一定会回归传统,最后一定会是神的那个“理念”在人世间会占上风的。 那么关键就在于,每一个人在这期间是怎么选择的。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采访,就包括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在这样一个历史的关键时刻,敢讲这些话,能够让更多人听到这个话,我觉得这是极为可贵的。因为从很多华人媒体上你根本就听不到这些话的。当我们讲这些话的时候,真话有的时候是很难听的,而且真话听起来好像是很刺耳,好像很政治不正确。但是当你真正讲出这些话的时候,我非常有信心,你会发现你的听众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当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有道德的媒体的时候,他对这个媒体有信任度的时候,他会看你的媒体,你的媒体的观众群就会大,当然观众群大了会相应带来经济效益的。你的听众多,当然就是大家觉得广告效果好,大家会给你广告等等,这个其实也是一种福分,就是你敢讲真话会给你带来福分。 馨恬:讲到在美国的华人,其实很多人是不喜欢“左派”理念的,因为他们传统的观念就跟“左派”不太相合,而且很多中国大陆来的移民,他们是亲身经历过“极左”政策下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所以他们并不喜欢美国现在出现的一些左倾的现象,尤其是碰到一些跟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像加州的SCA-5、种族优惠政策影响到他们子女上大学。但是如果讲起中共,就好像会触动他们的敏感神经,他们又会去维护它,那给人感觉是有些矛盾,他们到底是不是反对“左派”理念? 章天亮:人只有跳出个人利益的时候,他才能够有一个客观的评价,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跳出个人利益,才能够有一个真正的从道德上做评判的东西。所以,他们得看类似于这样的分析共产主义理念的这种书,建议他们看一下,比如说《九评共产党》或者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是显性的共产党,他就说自己是共产党了,在西方他说自己是什么党,它实际上搞的是共产党的那一套。那么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觉得这些政策是不道德的政策,你就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做选择,就是你对中国共产党是什么态度,对西方的“左派”是什么态度,其实他应该保持一致的,当你不保持一致,实际上你的判断标准已经是分裂了。所以,人只有在了解了真相之后才能做出一个客观的判断,这就是我想给听众朋友建议的。有机会看一看“神韵”的演出,研究一下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法轮功没有被共产党打垮这个社会现象,研究一下比如说《九评共产党》或者读一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我想很多人过去判断不了,所以对这个事情还不清楚,但是我想看了这些东西就应该清楚了。 馨恬:那如果就像您讲到的,这些华人一方面是反对美国的“左派”政策,而且去抗争,另外一方面他们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不能客观地去判断的话,您觉得他们最终能够争取到他们想要的政策或者说是权益吗? 章天亮:共产主义如果要是一直这么渗透下去,美国会越来越“左转”。如果你不知道中共其实比美国的“左派”更加邪恶的话,那我觉得你等于是没有把邪恶的源头关掉,反而就是在一些枝节上感觉。我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一个大坝,那个大坝不是拦在那个源头上,把那个洪水挡住,而是在某一个分支上建一个小的坝,然后希望把支流的水拦住,但是那个从高而下倾泻而下的洪水,最后会导致支流的水越涨越高,早晚会有一天把你在支流上建的大坝冲垮。 我说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共产主义在全球扩张,其实中国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源头,所以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其它别的国家受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为什么现在很多美国人他对中国抱有好感,那就是因为共产党做了一个“骗局”,一个经济的“骗局”。美国的“左派”好像得到了一个什么真理一样,说要实行中共的这种制度,所以如果你不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美国的“左派”,等于是本末倒置了,对这样的人我只能建议说你看一看我刚才提到的那几本书。 馨恬: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这次的专访系列到这里就结束了,他讲的内容非常多,非常有深度,可以说是学贯中西、纵论古今,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和思考。(全文完) (转载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271)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十)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十) ——美国的繁荣与建国理念的联系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899.htm 【大纪元2018年02月01日讯】馨恬:章教授,在前面的节目里,您谈到川普执政的理念跟美国的立国先父们类似,那么美国在这种保守的传统理念下建国,然后发展成为一个非常繁荣强大的国家,让很多人都非常向往。那您觉得这跟传统的保守理念有什么关系吗? 人性的贪婪是经济危机的真正原因 章天亮:人比较注重的是眼睛看得到的经济利益,是不是“繁荣”。有的人说中国现在也很“繁荣”。1929年到1933年那个大萧条时期,苏联也很“繁荣”。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人,必须要知道这个“繁荣”是怎么来的、这个“繁荣”的代价是什么。 我讲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当年全球发生大萧条的时候,只有苏联没有发生大萧条,当时欧洲跟美国的经济都垮下去了,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很可怕。人就在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后来发现是人的贪婪,比如说我发现股票很赚钱,我就倾家荡产地到处去借钱,我也要炒股票,因为我借得越多,比如说我借1万块钱翻了十倍,那就变成10万了,我还你2万我还赚8万,是吧?我要能借来10万,我就赚80万。人的这种没有止境的贪婪,造成了这种经济危机,这是根本的原因,是道德原因造成的经济危机。还有比如说我发现做纺织业很赚钱,我就借钱办工厂做纺织业,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纺织业赚钱,很多人都在借钱办工厂。等每个人把纺织厂都办起来之后,你就会蓦然间发现市场上纺织品已经太多了,已经多到市场饱和了还卖不出去,于是你借的钱还不上,你还不上钱就破产,然后经济危机就发生了,银行也倒闭了。 这就是他们当时讲的说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是一种生产过剩的危机,这对我们来说很难理解,生产都过剩了,因为产品物资极大丰富,怎么可能还变成危机了呢?他就是卖不出去东西之后就会造成这么一个结果。所以当时就有人提出一个观点说,OK,我们应该向苏联学习,为什么苏联没有发生经济危机呢?很简单,因为苏联是有计划的经济,它不是市场经济,所谓计划经济就是我需要多少生产多少,我算好了,假如咱们有1亿人口,假如每个人一年需要2米的布,那我今天就生产2亿米的布,可以保证只要生产多少就可以消费多少,永远都不会有经济危机。因为它供需是平衡的,物价就是稳定的,也没有通货膨胀,这样的话人类就永远不会有经济危机,这不挺好的吗? 过分依靠政府会导致极权 很多人从经济的角度讨论说,苏联是值得学习的,它的经济政策是有计划的,一个貌似有理的理论。当时很多人都左倾,到苏联去学习。这个时候有一个自由主义的学者叫哈耶克,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在上世纪40年代的时候他出版了一本书叫《通向奴役之路》。他没有就经济问题谈经济问题,他从道德的角度谈经济问题。他说如果一个政府决定你每天吃几个鸡蛋、买多少米、每天穿多少米布做的衣服的时候,当政府掌握你的经济命脉的时候,你就会面临着一个极权主义的政府。因为它既然可以决定你每天吃几个鸡蛋,他也可以每天不给你这几个鸡蛋吃,它也可以每天不给你米吃。这样,你的整个权利都被这个政府掌握了,而那个做决定的人,决定你每天吃几个鸡蛋的那个人,他不是永远正确的,他会犯错误的。他犯错误之后,你会去挑战他,“你怎么搞的?我鸡蛋都不够吃?”当你挑战他的时候,他一定会动用他的权力,因为他都能够规定你每天吃几个鸡蛋了,他已经掌握了国家全部的权力了,他就可以把你投入到监狱里边去,他可以把你投入到精神病院里边去,他甚至可以让你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哈耶克说,到那个时候你以为不会发生经济危机了,可是你会永远失去你的自由,你就变成了极权政府的奴隶。他写的那本书叫《通向奴役之路》,他没有从经济角度谈经济,他是从这个道德的角度去谈,我觉得这是他很了不起的地方,他没有那么短视。 那么我为什么要讲这个事情呢?我想说的就是,一个地方的经济是不是繁荣,你不能只看经济本身,你要看它的代价是什么。如果你愿意做奴隶的话,你说我愿意失去这些东西,所有的自由都不要了,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就行。实际上到最后你连那口饭可能都保不住,因为你对政府,你根本就控制不了这些东西。这是第一个问题,就是经济繁荣的代价是什么。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繁荣”? 第二个,你要知道“繁荣”是谁给你的,不是说只有神才能让你“繁荣”,那个魔鬼也可以让你“繁荣”的。《圣经》中讲过一个故事,说当年耶稣在旷野中受到试炼的时候,40天的时间,当时撒旦来到耶稣的身边,把天下万国的荣华指给耶稣看,说你只要低下头来拜我,我就把这万国的荣华都赐给你。耶稣拒绝了他。我的意思是说不光是神能够给你好日子过,那个魔为了引诱你,它也会给你很多很多诱惑的,包括经济的“繁荣”。 所以这就回到刚才你提出的问题,美国的经济“繁荣”和美国的国父们的那些理念到底有多大的联系?从一个信神的人的角度来看,这个联系真的是非常紧密。一个人如果他能够信神,他做好人,神是会赐福给他的。你也会有繁荣,但是这个繁荣是神给你的,而且你这种繁荣是那种没有以道德堕落或者是掠夺自然,就是耗尽后代子孙的资源,就像中国现在这种发展模式,不是牺牲道德成本、环境成本带来的繁荣,而是一种真正的带有人的喜悦、人的平和、人的安全感的这样一种繁荣,我觉得这个才是一种真正的繁荣。所以如果人能够秉持国父们当时的那种理念,我觉得这种繁荣是我们需要的繁荣。 那么当然了,人来在人世间也不是为了过好日子来的。就像当年亚当和夏娃被撵出伊甸园的时候,当时上帝曾经跟他说过,你必须汗流终日,然后才能够维持温饱。所以人世间肯定有苦难,但是我们要知道人来到人世间,不是为了在人世间过好日子的,这不是你来到人世间的目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如果说作为亚当和夏娃来说,有一天回到伊甸园,应该是那样,或者说人应该回到天国去,那么这个才是人来到世间的目的,如果把这个作为一个目的,很多人世间的苦难,其实承受起来,你并不一定觉得它就是一个苦难,它只不过是一个人他的性格完善,锤炼他对神的信仰的过程。 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我们看待这个问题,就不是只从物质层面来讨论,你从自己的道德层面、从精神升华这个层面来看,你会有另外一个角度去体会,就是说你的生活质量是怎么样的。 馨恬:我想您在前面已经至少部分回答了我想要问的下一个问题了。有些华人说,虽然他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是现在共产党把中国变得越来越强大,经济也比以前发展很多,让我们中国人感觉在美国也可以抬起头来。另外一方面他还觉得中国这样的集权统治它也有好处,比方说造个地铁快得很,很有效率,但是在美国这边你看造个捷运,讨论了十年也还没谱。 章天亮:对,这其实就是我刚才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政府它对于老百姓的这种态度,就是说你看中国好像是说搞一个什么东西速度非常快,其实你听不见、看不见的是那些被侵害权益的人,他的房子被拆了,或者人被赶到别的地方去,失去自己的家园,那种痛苦,你感受不到的时候,你也不觉得它是什么,真正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是真的是很可怕。 最近一段时间北京不是撵所谓的“低端人口”吗?我觉得这是非常不人道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于本来生活就不是很富裕的人,这么冷的冬天,你把他们房子拆了之后,让他们在大街上那么流离失所,一个政府对待自己老百姓是这样一种态度,我觉得真的是,我觉得有正义感的人会知道,这是不人道的事情。#(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91)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美国的左右之争和川普执政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889.htm 【大纪元2018年01月30日讯】记者馨恬:章天亮教授在之前的专访系列中提到,美国社会在几十年的往左倾之后,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使得传统的“保守派”理念重新抬头。而川普自己也说,他的执政目标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那么川普的这种传统“保守理念”和美国的建国理念以及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下面我们来谈一谈川普总统,我们知道一年多来,左派的主流媒体对他的报导大多数都是很负面的,总体来说就是这个人有太多缺点了,没有总统的样子,章天亮教授您怎么看? 章天亮:川普个人的人品怎么样我不评价,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一个人能够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种事儿很难见到了,现在的政治家都是说一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话,他到底咋想的你也不知道,他甚至说一套做一套。川普说,“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这一点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很可贵的品质。同时我觉得有一点,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就是在公共事务上,当他讲出一些符合美国“传统理念”的话的时候,不光是“左派”反对他,包括共和党有很多人也反对他,因为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在民主党的带动下向左,政治光谱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党,他们都比现在的共和党更加保守的。 所以川普不光是在跟民主党作战,在共和党内他也在作战。但是川普有一点,我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很有勇气、很勇敢。那就是,我认为这样是对的,我就这么说,你们媒体不报嘛,一部分媒体整天骂我,我通过推特,我跟美国人民直接沟通,我就要讲我的话,而他这个东西我觉得非常有效,当他不断地讲他要讲的话的时候,美国人就会发现,那个媒体就是在报导他们的意见,他们不是媒体,他们是左派的传声筒。而且他们表面上客观公正,实际上他们就是支持民主党的东西,就是反对川普的东西,他们甚至连一些基本的事实都不报。当美国人也看清楚了“左派”已经对媒体渗透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对媒体的信任度就降低了,从来都没有降低到不到40%的时候,大概现在有40%,没有多少人还在相信媒体。 我讲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当年“左派”极力地渗透我刚才说的三个领域,媒体、教育、艺术。实际上当川普讲出这些媒体的本来面目的时候,已经在打破“左派”想通过媒体给人洗脑的那个计划了,要不然那媒体为什么现在疯了一样都恨他,很多媒体特别恨他,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刚才你问我怎么看川普这个人,我觉得一个人他能够有勇气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个本身我觉得我就很信赖他。 馨恬:川普总统执政已经一年了,您怎么看他的政绩? 章天亮:在经济外交政策上,他都在全面地恢复美国“国父们”在建立国家的时候的理念,减税,他对企业松绑,减少对联合国这种官僚机构的投资,包括扩张美国的军队,包括对朝鲜强硬的态度,对伊朗等等很多的事情,我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是,我可以这样讲,今天如果美国总统是乔治‧华盛顿或者托马斯‧杰弗森、约翰‧亚当斯,我相信他们也会做跟川普同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就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川普在过去一年来说,成绩是非常亮眼的。 我觉得他讲的很多东西,可能很多人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他。 馨恬:为什么你认为川普执政的理念跟美国的“立国先父们”类似呢? 章天亮:我觉得川普所讲的是美国最原来的这个“国父们”建立政府、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的理念。我们知道独立宣言的主要的起草人是托马斯‧杰弗森和约翰‧亚当斯,这是给美国奠基最基本价值观的人。约翰‧亚当斯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们美国宪法是为什么人设立的呢?是为那些有道德的同时信神的人。他说如果人不再信神、不再有道德底线,我们的宪法是不够用的。 所以当时美国的“国父们”已经知道,美国这个社会如果人不再是有道德的人、不再信神的话,他们所设计的这套制度是不能够持久的。而川普在说“我们不去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的是神”,他已经回到了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一个理念,这就是为什么我讲他是“保守主义”,他保守什么东西?他保守的就是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些理念,而那些理念,我们说它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真的是毫不夸张,没有这个东西,就像一棵树被挖掉了根一样。如果只是在人的技术层面去讲,那你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没有道理,但是它已经背离了立国的根本,而美国的立国根本它是跟神建立联系的。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上台时,我觉得对美国来说,我真的是当时脑子里边就三个词,叫God Bless America(神保佑美国),真的是神在保佑美国。 当时跟川普竞争的那个希拉里‧克林顿,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左派”,当时她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写大学论文研究的就是“极左派”,或者说她保持的是共产党的那套理念。 希拉里很崇拜的一个人叫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他写了一本书,他把这本书献给了路西法(Lucifer)。Lucifer就是《圣经》里面讲的撒旦、反抗上帝的一个人。阿林斯基当时在接受《花花公子》(Playboy)采访的时候,《花花公子》的记者就问阿林斯基,如果有来生,你觉得你的下一站会在哪里?他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地狱的。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地狱就是我的天堂。他说我在人世间,我主要和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混在一起,他说人世间一无所有的人,就是没有面包的人,而地狱中那个一无所有的人,指的是没有道德的人,他说这批人是属于我的。我要跟这些最没道德的人在一起。 当时阿林斯基(Saul Alinsky)是希拉里‧克林顿心目中的英雄,当时希拉里还没有嫁给比尔‧克林顿。阿林斯基一整套的“左派”做法,其中包括比如说,他说如果控制了医保,就是控制了人的生活,和现在奥巴马医保的概念是一样的。他说要制造经济危机,然后政府就可以有理由再进一步地加税,加税之后就会造成进一步的贫困,然后就可以进一步地加税,最后政府控制经济命脉的时候,你也就控制了社会,最后把政府变成一个集权政府,变成一个社会主义或者是共产党政府。 当时希拉里‧克林顿为阿林斯基工作了一段时间,阿林斯基当时是希望在体制之外搞革命的,但是希拉里她说不,我要进到体制内去,从内部改变体制。她要从体制内去走,一步一步地实现阿林斯基当时所制定的这些左派的政策,或者共产党这一套的政策。这个东西其实在主流媒体上,就是保守主义媒体上是有讨论的,这些事情毕竟是事实,还是给揭示出来了。 你可以看到希拉里深受这种“左派”的影响,她要到体制内去改变这个体制。 在上个世纪30年代以前,意大利共产党有一个叫葛兰西的人,他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书记,他当时就提出“体制内的长征”,包括英国的“费边社”,包括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等等,他们都提出一些很具体的怎么样在体制之内改变这个社会。那么希拉里‧克林顿,包括比如说她所谓支持“LGBT”的权益、支持“女权主义”、支持环保,她的很多很多的那个观点其实都是那个共产党操作手册里边的东西。 所以2016年美国大选时我在想,就在奥巴马这八年,美国已经被一个表面上声称自己不是社会主义但实际上是在实行社会主义那套政策的这样一个政府变得非常的“左倾”了。我当时想,如果再有八年,美国真的就完蛋了。特别是总统他会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那就不是影响到四年八年的政策,而是几十年。 所以当时川普上台之后,我觉得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不管他的个人品德怎么样,在大的方向上,就他所讲的东西,“我们相信神”,就包括提倡传统的家庭理念、传统的教育等等,我觉得都是在向“国父们”在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个理念回归。#(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67) 次